当前位置:主页 > 网页游戏 > 正文

网络游戏《绝地求生》外挂猖獗:开发者可月赚(2)

  “‘外挂’用起来爽,就是花钱买个乐子。”用过外挂的玩家小富却感到很满足,在游戏中,他的一把mini14步枪可以枪枪爆头。秘诀是他每天花100元购买的“透视自瞄挂”,这让他在游戏中可以看到其他人的位置,不管在楼内还是楼外,只要枪能打到,就能自动瞄准,必爆头。

  据《绝地求生》官微发布,截至11月12日,该游戏处罚的开挂作弊账号数量,达到了70万个。以《绝地求生》累计2000万份的销量粗略估算,平均20余个账号中,就有1个开挂。

  万人“扎堆”外挂交易

  外挂网络交易火爆,购“黑号”规避“开挂”被封号

  游戏“开挂”制造的荒谬,背后隐藏着一个庞大的外挂市场。

  仅11月7日官方发布的《绝地求生》游戏排行榜显示,位于该榜单前列的,几乎都是标有“WG-qun(外挂群)”字样的QQ群号。另外在一些游戏论坛、贴吧也随处可见卖外挂的QQ群号。

  11月8日,新京报记者随机添加了一个排行榜上的QQ群号,显示群已加满,记者按提示加入另一个名为“14群”的QQ群。群内有1名群主、5名管理员,轮流值班发外挂广告,24小时接待顾客。仅过了不到一周,这个1000人的群也满员了,另外新开了15群。

  “14群”内的一名外挂销售代理告诉记者,所有这十多个群属于同一个工作室,其中几个是5000人群,加起来不下5万人。

  记者在这个群里注意到,不同的外挂还有不同的代号:“火柴人”、“刺客侠”、“机器狗”、“小黄人”、“超级虎牙”、“诛仙”等,以对应外挂的不同功能。如“诛仙”的功能,是透视、自动瞄准和子弹追踪。

  记者以买挂的名义联系“14群”的管理员小艾,小艾发来几个在游戏中使用外挂的截图和视频。视频中,外挂软件是一个小窗口,有透视、人物加速等选项。选中透视后,游戏中原本藏在建筑物内的玩家和物品都显示出来,还有数字标明距离。

  “我这个号,从9月玩到11月,天天开挂,从没被封过号。”小艾说,要是玩家不放心还可以提供每个50元的黑号,“‘黑号’要是封了,花钱再买一个,不影响玩家自己的号。”

  交易时,小艾发来两个网址链接,一个链接用于从网盘上下载外挂软件,另一个用于购买运行软件对应的卡号密码。卡号密码平台上除可以选择外挂种类外,还有小时卡、天卡、月卡等使用时长的选项,最后自动显示价格。其中“火柴人”的天卡140元,月卡1500元。

  外挂利益链“聚沙成塔”

  制作团队分工明确,代理商“单线联系”销售渠道

  “从今年7、8月份开始,越来越多人发现《绝地求生》外挂的利润,纷纷开始研制。”新京报记者联系到一位网名K哥的游戏主播,他因心痛于曾经喜爱游戏遭遇外挂之灾而陨落,于是潜伏在外挂群中长达半年,起底外挂利益链。K哥先是付费成为三家游戏外挂工作室的总代理,然后帮助测试外挂,指出一些小问题,以此获得外挂制作者和代理的信任。

  K哥介绍,外挂利益链顶端是分工明确的制作团队,有专业的技术人员、销售售后人员和“打手”。所谓“打手”负责用外挂玩游戏,冲击排行榜打出名气。

  “大部分制作团队是松散的线上组织,有小部分团队是以工作室或小公司的形式存在的。”K哥说,成熟的外挂制作团队会购置大量电脑用于测试新开发的外挂,甚至搭建自己的服务器,“因为卡号密码需要和数据库核对进行授权购买,有自己的服务器比较方便安全”。

  利益链条的中间是代理。K哥所在的总代理群就几十人,下级代理群则有几千人。一款新的外挂做出来后,工作室会交给总代理测试,然后根据测试的反馈进行修改,再向下级代理群收费、发布。

  “销售渠道铺好,就等着收钱了,利益链的底部即是顾客”,K哥说,“外挂”制售网络最终形成了一个金字塔结构,顾客接触的只是下级代理,下级代理也只能接触到总代理,开发者不直接参与销售,靠熟人关系才能找得到。